换了桌面壁纸后,我把P站给戒了

2020年5月23日 12时55分 100000+ 来源:躺倒鸭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公路商店
ID:zailushangzazhi
作者:白一点儿


自成人网站出现的那天算起,电脑桌面,就是你妈不敲门闯进卧室时你最后一层冠冕堂皇的掩饰。这世界上有多少个受惊的男孩,你妈眼里就有多少张Windows XP的蓝天白云绿草地。

但现在,就连你最信任的战友也已经靠不住了。

“昨天对着我的桌面看了10个小时,真香。”

Youtube@DeltaOneSix

2020年了,你的桌面壁纸收藏夹早已不该再是随便百度的明星写真和风光照,但电脑桌面从.jpg进化成.avi的速度依然让人吃惊。

江湖上早就有这样一则传言:安装Steam上的Wallpaper Engine(墙纸引擎),它能让你戒掉所有游戏,甚至pornhub.

是的,一旦你下载了这台冲刺引擎,就要为自己屏幕上突然出现的少儿不宜内容负起法律责任。

Youtube@Kgluong

“B站听了会沉默,P站见了会落泪。Wallpaper Engine正在成为一股强劲的地下势力,要端了各大视频网站的老巢。”

坐在我对面的老郭说Wallpaper Engine就是壁纸行业的恐怖分子,之前老板来视察工作,老郭都直接切回桌面,现在他得拿三个浏览器窗口把自己的梦想盖住。

你见过2个G的桌面壁纸吗?

云集在创意工坊里的几万名做壁纸的业余画师没有想到,自己会被数不清的色情和软色情影片抢了眼球。

要知道,在正常情况下,大多数人只是想在桌面上看看日本的樱花,或是赏赏赛博朋克的美丽落霞。

在那些将18禁视频伪装成桌面的人闯入Wall Paper Engine之前,这里的一切都非常美好。

图片来源:Steam

你已经没法在创意工坊里安心观赏一会儿当代美术作品了,每次在墙纸引擎里畅快遨游时,你都会收到来自Steam善意的保护。

有句话说了千万遍,都像不可逃脱的命运般在你身上应验,在Wallpaper Engine里它依然成立:

禁忌,就是一种邀请。

图片来源:Steam

中国网民多年来养成的游击战素质,在Wallpaper Engine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我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盗版资源网站,自然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能够舒展筋骨的机会。软件的中文讨论区里,人们赤诚相见,放下了对美的追求,只聊最本质的欲望。

创意工坊里的R18 galgame也已经多达上百个了

总有人说,这些网民的互联网素质太低了,到哪儿哪儿都求种,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但他们会告诉你,说这是Wallpaper Engine本来就想给使用者的暗示。


“百度网盘巡航限速200k/s,Steam能到10m/s,你说我用哪个?”

骄傲无知的现代人,根本不知道珍惜信息社会带给他们的福利。

这些人没意识到,自己每在黄色壁纸上多浪费一秒中,就有个好学的孩子靠着Wallpaper Engine多学习了一种化学元素。

微博@学术状态帝

新用户以与小视频增长数量成正比的速度涌入Wallpaper Engine,这时你已经说不清它是美名远扬还是声名狼藉。

这当然不是Steam或软件开发者的错,他们采用分级制度是为了对内容进行区分与隔离。但一见到“Questionable”和“Mature”的选项,饥渴的你就自然地把它理解成一种诱导。

就像我们只有一支黑笔,那就把所有的白纸都涂成黑色。

有良心的作者在制作成人内容时会进行提示,不过封面已经呼之欲出了

Wallpaper Engine的“浊化”并非孤例,在两年前,有个叫《Opai Puzzle》的拼图游戏就已经遭遇了同样的一场风波。

游戏的玩法很简单:把拼图拼好,系统就会自动为你播放一段奖励视频——而这段视频,是用户可以在Steam的创意工坊里自行上传的。

于是,这个拼图游戏彻底沦陷了。正所谓有mod和DIY的地方,就有人类放荡不羁的灵魂。

图片来源:PTT新闻

“购买这个游戏,保持低调,你就能看到自己想要的。”

这是《Opai Puzzle》的发布者曾经放在游戏商店首页的一句话,听着就藏了一肚子坏水。

但如果说Opai Puzzle变成R-18游戏是一个恶魔长成了它应有的样子,那Wall Paper Engine朝Pornhub的进军之路,就像是一个明教徒学了九阴真经。

不知何时起,Wallpaper Engine和Pornhub已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不得不承认,Wallpaper Engine上的这波小视频狂潮最开始是由国人带起来的。去年,发布者甚至因为中国用户的集体涌入,而连夜开发了简体中文版。

一个东亚男孩青少年时期被压抑的性冲动,正长久地影响着国内互联网任何一个自由平台上的主要传播内容——百度,快播,Steam都无一幸免。

就像前一阵子发了两个Twitter的选题,评论区有不少人看到Twitter就想到了GHS.这不是你们的错,只是你们没早开拓Wallpaper Engine。 

不光能GHS,还能PS川普

不光能GHS,还能冥想禅修

当然,快乐的方式不只一种。老郭用贤者时刻在Wallpaper Engine上看完了《爱尔兰人》和《小丑》,也曾一边P图一边看着他桌面上的大皮卡穿越了亚利桑那沙漠。

我问老郭对于Wallpaper Engine里的求片侠到底有什么看法,放着那么多大牌网站不去,为什么非要掺和桌面壁纸这一亩三分地?老郭只是微微一笑,对我说:

“哪里有欲望,哪里就有希望。”

这是老郭最喜欢的桌面,没有之一

老郭还郑重地警告我,说我一写这个选题,很可能就导致Wallpaper Engine没法用了,他还想多保留一块美好的互联网处女地。

但真正的处女地,从来都经不起这么霍霍。

没有人非要你在创意工坊里上传色情内容,也没有道理把一部分人的行为说成是全部人的错。我们似乎都心照不宣地遵从着一个规定:当一个平台出现,我们就不停地试探它,直到毁灭它。

也许,从中学男生们像守护普罗米修斯的火种般守护一枚U盘的那天起,Wallpaper Engine如今的命运就已经被钉在了墙上。



简介:我们探索所有年轻人最野生最自发的尚未被商业力量全面污染的亚文化以及那些美好而操蛋的东西。

这年头连桌面都让人脸红心跳
同意的点个【在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