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上的00后还在交笔友,90后震惊了!

2020年5月22日 12时37分 100000+ 来源:躺倒鸭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
作者:冯美丽
ID:vistaweek

原标题:发现00后还在交笔友,90后震惊了



想到,本90后2020年的第一次怀旧情绪,居然是被00后勾起来的。


起因是发现了微博上一个只有5000多个成员的微型超话——


笔友超话。



不需要看内容,光是”笔友“这个听起来不怎么新潮的词,就能立马让80,90后脑海里涌起一大堆学生时代的记忆。


但当互联网老人们心潮澎湃地点进去之后,却发现里面的氛围好像和怀旧没有半毛钱关系。


因为活跃在这个超话的成员,大部分都是00后,甚至有一部分,是还在上初中的05后。



这就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已经拥有了网络青年必备三样(手机电脑iPad)的他们,在任何时候想要结交陌生的网友都轻而易举。


交笔友这种听起来文艺又复古的形式,按理说应该很难和这代人扯上什么关系。


毕竟,当年写信的那批主力军,也早就不再把它当成日常沟通的方式了。


01

一个全民都在写信的年代


虽然写信已然是互联网时代里一个形式大于意义的存在,但在通讯网络还没成熟的时期,它却并没有被赋予这么多浪漫的意义。


那个时候,它更像是一种不可或缺的沟通工具。


打开任何一部以80,90年代作为背景的影视作品,其中一定少不了书信的身影。


不管是写给家人报平安的家书,还是写给心仪女孩的情书,手写信这种道具一出场,总能搅动起观众复杂的情绪。


后来,随着电话手机的慢慢普及,书信这种在沟通效率上存在明显劣势的工具,自然而然就不再是日常交流的重心。


当它被剥离了工具性之后,一些更难被取代的特质被保留了下来。


于是,写信这种速度慢但充满仪式感的交流方式,依然被继续沿用,来传递一些并不急于表露的情感。



而交笔友,正是其中一个伟大的创举。




写信之前,挑选一个心仪的通信笔友,在当年可是比放学之后赶回家看大风车还要重要的头等大事。


在笔友文化的风刮进千万家的时候,各种青少年报刊杂志几乎无一“幸免”。


《知音漫客》《萌芽》《儿童文学》这些杂志的读者交友栏,就成了年轻人们笔友的最佳来源。



但选人也是有讲究的。围绕生日,地址,兴趣爱好短短几行个人信息,人人都有一套自己的交友玄学。


要么是生日刚好和自己的幸运数字有点关系,要么是名字取得特别好听,再不然就是能从对方的遣词造句里嗅出一点和自己臭味相投的气息。



这种奇特的交友方式,是专属于一个时代的印记。


现在想想,在人人都能买到的杂志上主动刊登自己的联系方式和身份信息,和现在时刻担心自己隐私泄露的风气完全不像一个世界。


但在年轻人们都还单纯可爱的年代,似乎很少有人会考虑这些。


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杂志上,然后等着全国各地男男女女的信件像雪花一样飞来,简直是件值得被写进回忆录的伟大事迹。



尝到了给陌生人写信的快乐之后,不少人的胆子越发大了起来。


于是,尚处于探索世界初级阶段的中小学生,把自己的写信对象扩大到了各类名人。


端坐在写信对象鄙视链顶端的,一般来说是听起来让人觉得遥不可及的各国政要,比如总统和总理。


但最常见的,还是电视明星,作家或者歌手,有人甚至还写过信给圣诞老人。


信的内容往往很幼稚。


尽管每一个文豪在下笔之前都踌躇满志,誓要写出名垂本人成长史的鸿篇巨制。


但怎奈才华跟不上野心,最后只能写出诸如”我爱您“”我十分喜欢您“之类的真情告白。



马伯庸就曾经在微博上自爆给”童话大王“郑渊洁写过信,只可惜对方当时没有回应。


三十三年后,郑渊洁的一句“马伯庸小朋友”,瞬间把大家的记忆拉回到了那个总期盼着名人给自己回信的学生时代。




只不过,大多数人应该和马伯庸一样,激情去信,然后石沉大海。


毕竟,郑渊洁为了保存粉丝的来信,整整在北京购置了10套房。那个时代名人们的信件数量可见一斑。


但尽管这样,依然有人特别幸运,真的收到过名人们诚挚的回应。




还真有人收到过郑渊洁回信


这种在万千人之中被选中的感觉,大概比中大额彩票还要不可思议。



也正是因为这些不可预知的新奇体验,即便如今互联网让交流畅通无阻,但信件承载的平等和有温度的标签也永远无法替代。


02

如何写一封优秀的笔友信?

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虽然当年人人都萌生过交笔友的念头,但挑完对象之后又半途而废的也不少。


因为,要创作出一封倍儿有面子的笔友信,着实不容易。


正如当年各种花里胡哨的同学录,歌词本大行其道一样,笔友信也是人们展示自己无处安放的艺术细菌的重要道具。


笔友信原教旨主义者们坚信,要完美地用信件向陌生人传达心意,必须要花上足够的心思和时间。



体现仪式感的第一步,自然是要精心挑选一个足以配得上自己时尚品味的高级信封。


小卖部买的五块钱一沓的牛皮纸信封肯定不行。


至少也得是带点小碎花边之类的少女系纸张,才能显出写信者和平庸审美划清界限的魄力。


@July Sheep


当然了,如果是天生拥有一双巧手的朋友,此刻摆在他们眼前的就是一个显摆自己动手能力的大好时机。


看到大家在制作立体信封上的热情,你一定以为这些年被创作出来的民间艺术品数量能媲美天天坚持画鸡蛋的达芬奇。


但事实是,碍于国民手工课的普及水平,大家的创作才能仿佛受到了格式化打击——


爱心和树叶,是全国人民最能拿得出手的手艺。


个中差别,也只有折得好看或是辣眼而已。



在撞车概率99%的手工创意里,想要别出心裁地表达一份心意,只在信封上做文章肯定不行。


于是,信封里的内容,就变成了这场全国写信创意大赛的重头戏。


内容上的最强王者,自然是写字写得最好看的那一批。


天知道为什么同样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别人的字写得又整齐又养眼,而轮到自己就只能像复健时期离不开拐杖的病人一样眼巴巴地拿把直尺垫着写。


最后写出来的祝福语跟做了切除手术一样过份整齐不说,不能及时干透的墨水还时不时蹭得纸上花花绿绿。


为了不毁掉这个也许可能说不定有机会成为旷世奇作的作品,艺术家们就只能小心翼翼地在创意上另辟蹊径。


写不出四平八稳的长句,那就干脆搞一个时下流行的螺旋式文字排列组合。


最好还能根据信纸样式因地制宜,显示出写信者灵活应变的不俗能力。


@Panadoll


一封拥有灵魂的笔友信,光有文字肯定是不行的。


毕竟凭着当事人那点写诗都不知道怎么押韵的文学水平,能精心挑选点喜欢的歌词和青春疼痛文学金句上去就不错了。


要让这封信真的出彩,还得整点儿花里胡哨的东西。


普通民间艺术家面对白纸很难不才情大发。


不过因为原创水平有限,大多数人只能为了保住自己艺术家的帽子铤而走险,选择仿着画。


糖果屋,黑白猪,米菲兔,这些被画在当年的文具上的时下流行卡通形象,是现成的创作素材,最容易各位艺术家们盯上。


@招财大牛猫


不过,“借鉴”灵感向来是国宝级艺术家们不屑一顾的。


他们的创作热情往往和季节紧密联系在一起。


春天揪几片路边绿化带里刚长出来的新叶,秋天薅一把邻居家开得香喷喷的桂花。


艺术创作嘛,冒点被人逮住的风险也在所难免。


@從你的窗戶裡看月亮 


还有更浪漫一点的,在信里喷上香水,贴上各种水钻小亮片,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不是信,是皇家婚礼的请柬。


这些被年轻人们精心制作的信,现在看来实在是羞耻万分。


然而那种为了陌生人去掏空心思设计的热情,也同样让人觉得十分宝贵。


03

那种慢慢交朋友的感觉,

很难再有了


给笔友写信到底是一种什么神奇的感觉呢?


明明大家都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但是很多年前,天南地北,因为同一本杂志下一个不那么起眼的小栏目,就被串连到了一起。


电影《玛丽和马克思》的主人公正是一对笔友


也因为这种小小的缘分,两个对彼此一无所知的人,愿意相互畅谈内心。


这种信任感,和他们的现实社交关系交织在,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


学生时代的少男少女总是比成人更玻璃心,尽管他们没有如今社畜们必须完成KPI的压力,但每天要面对的烦恼同样不少。


大到闺蜜好像有点变心,小到食堂里最好吃的那个菜总是抢不到,每一种细碎的情绪,都希望能找到一个倾诉的时机。


90年代前后很流行给”知心姐姐“写信


但朝夕相处的朋友之间,也常常会有让人顾虑重重难言之隐。


只有当倾诉的对象变成了一个和自己的现实社交圈没有任何交集的陌生人,才能让人真正敞开心扉地畅所欲言。


其实这种情绪,就和如今的人同时拥有二次元和三次元两个生存世界,并希望这两个世界的朋友永远不要有交集一个道理。



而给完全陌生的人写信,所带来惊喜和新鲜感也很特别。


对未知事物的好奇心,让每一个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刻提笔都能拥有不一样的心境和灵感。


与那些相隔万里的人用文字表达心意,则很有些享受慢节奏的安逸感。


又因为几乎对收信的人一无所知,甚至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收到回信,所以信件的内容完全可以天马行空。


有人会在信里抱怨自己的近况,有人喜欢和陌生人谈理想,有人只是纯粹想打个招呼,有人更好奇笔友所生活的地方到底什么样。



有些信件甚至根本不需要回音,只是单纯地向一个树洞宣泄情绪。


但是等待回信的日子依旧能让人充满期待。


尤其是课间去收发室找自己的明信片和信件,刚好翻到了笔友给自己的回信的时候,那种发自内心的快乐是学生时代最难忘的瞬间之一。



不过如今,这种慢悠悠的社交时代应该是再也回不去了。


大家习惯了网络交流的便利,即使偶尔心血来潮想要恢复这种”古老“的交友方式,最终也大概率会以加上对方的社交账号作为收尾。


就像那个仿佛被文艺复兴的笔友超话一样,笔友之间的交流方式,已经被一部分人用更现代化的电子邮件代替。


但庆幸的是,当年那些充满中二气息的纸质信,多半还很好地躺在某个很久没动过的箱子里。


每当我们又在某天突然翻到这些被小心翼翼地珍藏的信件的时候,一定还能从那些笨拙的文字里,感受到自己的社交初心。


内容已获Vista看天下(ID:vistaweek)独家授权,禁止二次转载。

大家会和女/男票一起打游戏吗?

点个在看评论聊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