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外国人为什么热衷于抢厕纸?

2020年3月25日 12时25分 100000+ 来源:躺倒鸭


原标题:请问抢厕纸真的能预防肺炎吗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X博士
ID:doctorx666
编辑:吴少剑
设计/视觉:文特森



2020年的春天,地球上既没有婴儿潮、也没有经济奇迹——有的只是肆虐的冠状病毒,和它所引起的全球大恐慌。

截至3月25日,国外累计确诊333714例,越来越严重,但令人费解的是,在看似高度文明的英语世界里,人们不仅没戴起口罩,却先行引发了厕纸大恐慌。



似乎在一瞬间,抢购厕纸的风潮便席卷了日本、澳洲、欧洲和美国,所有人都被动员起来前往超市。




厕纸抢购潮已到风口浪尖,人们纷纷在不同大型超市举办购物车拉力赛,用行动复制了黑色星期五的盛况。


当经历了排队和冲刺,依旧抢不到厕纸的时候,濒临崩溃的人们便失去了矜持,不少人为此大打出手。



这次厕所抢购潮之下,我发现最著名的大型超市之一Costco,如今已经成为了最为危险的潜在传染源。

在洛杉矶的Costco,超市还没开门,人们就为了抢购厕纸排起了长龙,毫不关心自己有没有可能被传染。

△ 希望没人在排队买厕纸的时候感染

Costco超市的厕纸也十分供不应求,一货车的厕纸只要30秒就能被一抢而空。


为了人人有厕纸,各地的超市纷纷推出了限购政策。

除此之外,警察也纷纷出动,在厕纸货架旁严阵以待,提防打砸抢的行为出现。


厕纸抢购狂热愈演愈烈,人们对厕纸的保有量也开始两极分化了。

能排队买到厕纸的人,往往会一次性抢上够用几年的量。


在这个紧急时刻,似乎厕纸已经成了硬通货,来自澳洲的Janetzkis一家一口气购买了2304卷厕纸,随即在车库里向全世界宣布黄袍加身。

△ 据记者推断,她囤积的厕纸足以使用12年,并将她称为“toiletpaper queen”

不能买到厕纸的人,很可能跑了许多地方都抢不到一卷。

阿拉巴马州的 Ashley Remkus驱车15英里并辗转了6家商场之后,才买到一包4卷卫生纸,他把卫生纸郑重其事地放到副驾驶系上安全带,并宣称这是他这辈子花的最美好的5.44美元。


有人为厕纸打架,就有人买不到厕纸,开始在违法的边缘试探了。

家住墨尔本的一名网友则上网发起了通缉令,声称在早上6点55,就发现有窃贼在车库偷了自家囤积的厕纸扬长而去。


私家盗窃厕纸,只是其一,有的窃贼,甚至把黑手伸向了公共厕所,提起一卷纸就溜的行为,越来越屡见不鲜。

为了保护公共财产不受侵犯,不少管理员纷纷给厕纸上锁,维护疫情之下的一豆文明火种。


如今在欧美地区,超市、厕所、便利店、自家车库,厕纸席卷一空,供不应求,已经成了人们心照不宣的事实。

△ 在途的厕纸运输卡车

但据我观察,我发现,一个厕纸黑市,也悄然兴起了。
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危机之中往往孕育着新的生机。

但在国外,也有不少无良商人,把厕纸当成了致富法宝。

当厕纸一卷难求,成为市场硬通货之后,围绕厕纸的营销智慧也就开始了。

澳大利亚的商家紧跟时事,把娃娃机里填满了厕纸。


混乱是上升的阶梯,原本在路口碰瓷和卖碟的家伙摇身一变,趁着你停车发呆的时候,开始兜售起了厕纸。


甚至据我观察,在街头,厕纸交易,也悄悄形成了秘而不宣的行规。

首先,保密性十分重要,卖家往往把厕纸塞在衣服里,跟你用手语比划好价格后,迅速交易就悄然离去。


另外,为了确认双方身份,一些不法之徒还会事先设置交易暗号,天王盖地虎、小鸡炖蘑菇。

△ “密码多少"
“find your bitch"

虽然行规有了,但厕纸黑市仍然十分混乱,有黑市,就有黑心商人,迅猛的需求之下,有人已经开始把一卷厕纸割成两半售卖了。


街头交易,尚且如此,网上交易则就更为迷惑了。
有人一卷纸卖950美元,折合人民币6700块。


有人更为猖狂,一张厕纸价格定价到了3.5美元,注意是一张。


真假难辨,初心已忘,你很难区分哪些商家是假戏真做,又有哪些商家是在刻意讽刺这个畸形的厕纸市场。

在这股厕纸泡沫愈发膨胀,行将破灭的前夜,我开始了调查,是谁先煽动起这次厕纸恐慌的?为什么全世界人不囤口罩,却抢起了厕纸?
当老外抢厕纸的消息传回国内,让人大吃一惊。我怎么着也闹不明白,厕纸和抗病毒之间有什么关系。


厕纸的重要性,为什么超过了口罩?

△ 新冠病毒:传播

俄罗斯:关闭边境
加拿大:开始救援
澳洲:开始抢厕纸

调查之后,我发现,这次厕纸恐慌的起因,是由于澳洲的一个谣言。

有人觉得中国因为疫情影响,很多工厂都无法按时开工,毕竟是一个世界第一出口大国,这时候许多民众的日用品可能就会愈发匮乏。而每天擦屁股、擦手等使用频发的厕纸,将会立即耗干,所以就有人开始提醒自己的好友们提前囤货了。


流言迅速在英语世界传播开来,抢厕纸,俨然成了西方民众疫情下的保命手段。
大部分人抢厕纸,只是一种盲目跟风行为。

毕竟疫情来临,政府措施迟迟不到位,自己总得准备点什么,厕纸事关个人卫生,属于刚需。体积又大,销售时引人注目,很容易引起跟风。


这种跟风,来源于一种叫做错失恐惧症现象的心理,当人们看到别人都在抢购某种商品时,总觉得这里面必有其原因,从而深怕自己错过。


只有一部分人屯纸是理性的,因为无论是宅家、隔离还是封城,都要持续在家呆着,作为“末日战备”的卫生纸,自然和罐头一样,成为了必备良药。


现在,西方人民们望着一荡而空的厕纸货架,恍如隔世。文明与野蛮,就在几周内划下了分水岭。原来,社会的体面能如此轻松地一击就垮。

究竟谁对谁错?有人怪起了那个喝蝙蝠汤而传染疫情的神秘中国人士。

△ 我向我的孙子解释一个喝蝙蝠汤的中国人是怎么引发厕纸短缺的

有人把问题归结于脆弱而不可持续的厕纸生产链条。

又有人怒斥这些抢购厕纸的疯子,人人自危,结果就把厕纸端在了马斯洛需求金字塔的基石端,结局就是人人无纸可擦。


超市一抢而空,黑市一碰即碎,厕纸都去哪了?
面对这一问题,有人摆了摆手,开始向上帝祷告。
也有人悄悄翻开了书,寻找着下一样替代品……

△ 厕纸指南,从野生植物中寻找你的专属厕纸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

简介: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觉得老外抢厕纸行为很迷惑的
点个在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