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最没用的功能,每次都能给我气笑”

2021年4月8日 12时25分 100000+ 来源:躺倒鸭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Vista看天下

ID:vistaweek

作者:李放鹿



如果要提名人类最无用的发明,我一定给手机上的智能语音助手投一票。


对我来说,这东西就好比我那神秘莫测的阑尾。


长那儿也不知道有啥用,能让你想起来有它存在的时候,往往也就是要了你亲命的时候——




科幻大片看多了,我也曾对语音助手寄予厚望。


想象中那会是贾维斯那样的超级管家,叫他的时候有求必应,不需要的时候完美隐形。


然而现实往往是相反的:


需要它的时候问东答西,人工智能秒变人工智障;不需要的时候,总是突然跳出来让你社会性死亡。


除了干啥啥不行闹事第一名,它跟阑尾的另一个共性是,你不能拒绝拥有它。


只要你想用手机电脑,就必须接受它们身体里那颗名为语音助手的阑尾。


不仅如此,音箱手表,电视空调,现代人的生活已经彻底被语音包围。


前两天看新闻,说微软那个语音助手小娜,3月底就要彻底停止在IOS和安卓上的服务了。


我不仅没有伤怀的感觉,甚至还有点欣慰。


这起码说明,语音助手这个已经膨胀到所有科技产品上都必须装一个的设计,终于拥有了淘汰机制。



微软这个小娜很有意思,来头不小,但名声不好。


论资历,它2014年就出道了,圈内前辈;论资源,微软力捧,砸重金匹配各种渠道,号称“全球首款跨平台智能个人助理”。


说起来也谈不上多烦人,不过是犯了每个语音助手都会犯的错,哪哪都有它,哪哪都没用。


甚至比Siri们更惨,小娜连手机这个阵地都没有。


一开始绑定小娜的微软WP手机闹哄哄地来,静悄悄地去,没带走一片云彩;


IOS和安卓手机虽然都上架了小娜APP,但每家厂商都有自己的语音助手,再去下载一个小娜纯属多余。


唯一能让小娜撒欢的就只有Windows系统的电脑了——开新机的时候总会听到一声“你好,我是小娜”,然后就被迅速关闭。


没人喜欢小娜,网上关于小娜最多的讨论,就是“如何卸载小娜”。


正经人谁在电脑上用语音啊?



电脑的主要使用者,是恨不得在办公室里隐形的社畜。


想象一下他们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说“小娜,帮我看看今天又有什么八卦”的样子。


是嫌自己的饭碗还不够岌岌可危吗?


也就是仗着Windows电脑家大业大,才没被这个烦人的设计掏空,换别家可能早玩完了。


当年还在锤子的老罗就这么干过,弄了一个TNT工作站,不用鼠标、键盘,靠嗓子指挥电脑工作。


一看就是拥有独立办公室的老板才想得出来的创意。


我们普通人,别说对着电脑开腔了,连对着自己手机说话都得找个安静没人的隐秘角落。



对于我这种从小就演讲无能的人来说,公开场合开口说话真的宛如上刑,更何况对象还不是人。


网上看到有人说手机在地铁车厢里被偷,高喊语音助手找到了,但我一想到那个画面……就开始算再买一台新手机的价格。



语音助手的问答台词设计也时常让我尴尬到脚趾抠地。


不知道是谁开了这股歪风邪气,叫它一定要喊“嘿”“嗨”“小X小X”,回话不是“我在”就是“在呢”。


好好说话已经满足不了语音助手的野心,非要跟霸道总裁抢台词。



用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来形容语音助手,再恰当不过。


各大厂商都把它当成核心科技来宣传,仿佛现代人的生活质感,全靠张嘴一喊。


可残酷的现实就是,这功能真没人用。电脑上没有,手机上也没有。



所谓“智能”,大部分时候只是会从数据库里调几句古诗词、两三个冷笑话。


稍微复杂一点的操作都能难倒这“科技之光”。比如你懒得翻电话薄让它打给“小A”,但实际上你把名字存成了“A小”。


都号称智能了,起码识别一下含有A的联系人,再询问拨打哪个吧?


但血泪教训告诉我,它只会回你一句“查无此人”。




至于所谓能慰藉年轻人寂寞灵魂的闲聊功能,更是鸡肋。


手机都已经是人类的另一个器官了,科技大佬们却总想着要我跟我的器官聊聊天。


也许是被“社恐急需拯救”的论调忽悠上头,以至于开发商忽视了一个重要的细节,那些需要被拯救的“社恐”,真正想要的聊天对象其实还是人啊。


美剧《生活大爆炸》早在Siri刚上市的时候就戳穿了真相——


尽管一开机大家都觉得新鲜,但始终对Siri保有热情的,只有一个想谈恋爱想疯了、但一面对女性就社交障碍的Rajesh。


现实里只要能找到活物对话的,都不至于指望智能语音助手。



挂着智能的旗号一无是处,不同品牌之间还总是在搞竞争、抢排名。


比来比去,也就是谁家的冷笑话储备更多,谁家的声音听着更像真人。


核心科技没什么好比的,反正智障能程度都差不多。


每到这种时候,主人们明明嫌弃还非要护犊子的样子,像极了拼命想在自家傻孩子身上找出优点来的爹妈。



除了换新手机的时候测试一下功能,语音助手在其他时候,要么是个逗乐的智障玩具,要么就被彻底遗忘。


也许它一开始就错了,语音作为一种解放双手的设定,主要使用场景就不该是在手机、电脑上。


相比之下,驾驶、家居这些无法打字的地方,更需要语音指令。


遗憾的是,一开始就长歪了的语音助手积重难返,就算切换到家居场景,也是江山易改智障难移。


为了老人家方便使用才装的智能语音电视,结果名字是英语,老人家还得去学学ABCD发音;



家庭使用场景明明有老人有孩子,可智能语音却只能识别“搜索”“查询”“播放”这样硬邦邦的书面关键词,跟平时生活里的口语环境格格不入;


要是再遇到个普通话不太标准的用户,就是随时能把人气到爆粗口的程度;




懂英语懂普通话的年轻人就能幸免吗?不,没有人能驾驭得了智能语音,它总会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翻车给你看;


比如你要搜索《重启》,它直接让电视重启;让它关机,它偏偏要播放电影《关机》。




对于语音助手的“智能”程度,忍一忍,将就着还能用;


但更大的忧虑是安全问题,语音输入这个特殊的动作,让科技前所未有地入侵了我们的私人空间。


微软小娜就曾经被曝出安全漏洞,黑客可以在电脑锁定状态下,使用语音唤醒小娜,从而顺利地打开电脑网页。


最可怕的是,它要随时响应你,就意味着它一直在监听你。


你随口说的浑话,与家人朋友的密语,都是它必须捕捉的数据。


这份数据如何存储、去向何方,都不由你控制。



2019年,苹果就因允许第三方听取Siri录音的事情而向公众道歉。


官方说法是,录音用户不到Siri日活的1%,发送给承包商听取,只是为了改善Siri的听写功能。


但该项目的一位工作人员透露,无数录音都是私人讨论,比如医生和患者的对话,商业交易,还有疑似犯罪记录。


录音数据中,甚至还附带了位置显示、联系方式。


想要隐私安全?那你闭嘴吧。


用户并不是语音助手的主人,厂商才是它真正效忠的对象。



语音助手发展至今,品牌越来越多,声音越来越好听,广告也越打越疯狂,但最核心的智能与安全问题,却始终进展缓慢。


也不知道是实在的技术限制,还是厂家们都把劲儿用在了其他的地方。


就拿马上要在手机上退役的小娜来说,微软还给它生了一个妹妹,叫小冰。


两姐妹走差异化发展路线,小娜强调智商高,小冰着重突出情商高——说得简单点,就是能抖机灵,能学你说话,显得更有趣一些。


但如果你脏话太多,也可能一不小心就把小冰教成了祖安少女……



最终,高智商(其实也就那么点高)的姐姐小娜已成往事,高情商(主要是看跟谁比)的小冰成了坐拥500万粉丝的网红爱豆。


还做起了主持人,发展路线越来越像虚拟歌手,与最初那份有求必应的智能助手形象,离得越来越远。


就像娱乐圈里的美丽废物,只要会说话,够可爱,就能让人忽略她原本应该是一个聪明的AI,本职工作是人类的助手,而非偶像。


任何一项科技发明,当然都不是无用的。


也许智能语音终将会有真智能的那一天,每个用户都能拥有自己的贾维斯,无所不能、忠诚可靠。


但就目前这个状况,科技圈的劲儿,好像都没往贾维斯的方向使。


既然如此,作为一个普通用户,也只能继续像对待阑尾一样对待它:你不犯我我不开你,你若犯我,割以永治。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Vista看天下,点击下方按钮立刻关注。


不苛求正确,只好好说话。



    语音助手就是个小憨憨

同意的朋友点个在看!